故城股票交流群

一眼识破股市投资交易系统

2020-08-04 07:50:38

其实,也没有大家想的绝对的那么难,投机交易市场天然存在着可以获利的可能性,因为这个市场是永远存在多维度的,尽管资金力量的不同分为主力与散户,主力可以凭借资金优势来进行方向的造势和关键点位的假象,但是在散户群体里面也永远存在着多方和空方,所以无论主力怎么样造势,始终是会有一部分交易者恰好站在正确的方向上的。

之所以说交易往往都是反人性的就是因为,作为主力的资深操盘手更懂得交易者喜欢相信什么样的造势,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往往越让交易者感到舒服的机会往往不是真的机会,所以在高位做出类似于均线金叉或者放量突破之类的多头形态是主力出货屡试不爽的手法。

任何市场能够运行的前提一定是有一条完整的生态链,主力资金的优势有的时候也会变成船大不好掉头的劣势,很多时候我们往往沉迷于预测什么时候会出现趋势方向,实际上在瞬息万变的交易市场,有的时候主力资金也不会确切的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放量拉升,因为蚍蜉多了真的可以撼树,对于散户来说没有办法全面掌握市信息这是客观存在的缺陷,因此一定程度上来说善守比善战更为有效率。

预测不需要成本,但是执行预测需要接受比较高的亏损率,大多数时候不是趋势出不来,而是趋势出来的时候交易者已经把本金在震荡了耗费干净了。

另外,记住一点,绝大部分的散户资金不站到主力对立面上的话,方向是永远都不会出来的,所以决定了你的大部分预测性的试探都会以亏损结束。

交易心理恐惧症该如何解决

1.自己如果一直认为自己分析成功率在70%-80%的话,那么就不要交易,专业做分析,而不会受账面资金的亏损而乱了阵脚!

2.挂单交易每天必须挂单,成交则成交,不成交就取消等待下一次,绝不要意气用事做交易,只能冷静!

3. 交易之前的交易计划必须对自己有100%的坚信,只要有任何的怀疑就不要交易,既然要决定交易就必须遵守自己的交易纪律和交易规则,不能随便改动!

4.交易一定要心有城府,不可急躁,一定要处置泰然,不能随市场的陷阱而入,一定要冷静对待市场的走势,不能随机交易,除非有开仓理由和条件!

5,既然要决定入市,就不要优柔寡断,犹豫不决,那样往往会错过最佳点位而放弃一个波段交易,想好了就果断出击,勇敢坚定的持有波段趋势单!

6.交易要敢于认输,敢于止损出局,敢于获利,敢于拿单,敢于坚定持有趋势单,如果做不到就不要交易,因为交易的风险是永远大于其他任何一个行业的!

7.交易一定要诚实对待自己,不可自欺欺人,不可言而无信,不可侥幸心理,否则迟早是要牺牲于市场上!

8.交易之后就不要在乎数字金钱的变化,否则你会被金额的亏损和右你,而让你无法客观对待市场!

操作股票的七大陋习

1不愿止损

  狠不下心来止损才是导致散户们50%、60%甚至70%亏损的罪魁祸首。

  亏损卖出是一种违背人类本性的事情,选定股票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舍本卖出就意味着自己错了;再有担心卖出后股票紧接着会大涨,股民难免会患得患失。回想当初,如果每位股民都能坚守8%的止损线,大家现在还用得着慌吗?

  2盲从“股神” 和专家

  记得在去年末、今年初的时候,无论家门口的小区还是周围的社交圈子,到处都充斥着带有传奇色彩的“带头大哥”。这些股票“带头大哥”无论到了哪,身后都有着虔诚的跟随者。除此之外,各式各样的“股神”,专家轮番粉墨登台。然而仅仅半年过去,这些“股神”都失去了踪影。不注重自己学习而盲从偶像,股民被自己牵进了死胡同。

  3频繁抄底

  “跌跌不休”的行情在很多人来看是惨烈的,但在另一类人眼中,蕴含着无穷大的机会。进场抄底没有问题,问题是底儿到底在哪?4000点的时候抄了一次底,3500再抄,3000点又抄,有多少人明明都已经净身出货,却抵制不住抄底的诱惑,重新陷入深渊。

  4弱势满仓

  有人算了一笔账,如果去年拿10万入场,获50%收益后离场,则资金增至15万。但倘若将这15万全部投入,按低于今年大盘指数跌幅的40%计算,资金变成9万,但如果将先前收益5万元取走,依旧按10万元进场,缩水后资金变为6万,加上原来的收益5元,总资产为11万,整个下来仍有1万的收益。

  可是很多人还是没有能抵制住以小搏大的诱惑,在慢慢熊市中赔上了身家性命,只能守着日渐缩水的资产不忍割肉,更难受的是,即使将来看到了底部,也没法再抄底了。

  5依赖政策救市

  股市跌到这个地步,还有很多股民将希望寄托于监管层出台救市政策,他们坚信,奥运行情能带领股市走出低谷。

  如果没有救市的念头,散户们可能心态平稳地卖出走人或者买进长期持有。可是,一旦市场上燃起了救市的期望,就会让股民们蒙蔽了双眼,最终多以失望告终。

  6扭曲价值投资

  价值投资和长期持有是不少新股民在大牛市中学到的一招。可是现在,这“招儿”却频频不灵了。

  有的股民光看到公司发展前景好,或者股价低就贸然进场,美誉其名“价值投资”,到头来栽了跟头。其实价值投资的前提条件有两个:一是上市公司的基本面良好,二是股票价格被低估。这两个条件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7 缺乏投资原则

  什么是周期性股票,什么是高成长股票,什么是价值投资,什么是技术分析,这类股民通通用不着。以为炒股就像买白菜那样简单,到处寻求小道消息,道听途说是这类人的炒股方法。结果白折腾了大半年。

  其实相对于别的投资者,这类股民的前途更为堪忧。前者无论使用什么方法,即使失败了也能从中学到知识,而对于后者而言,没有找到通往股票知识的道路,就意味着永远在原地踏步。

顶尖操盘手的操盘原则

不要预测未来的行情,而应该评估现在的行情性质并制定好交易策略!买卖规则重于预测!这是交易获胜的真正秘诀:停损单是贏家的法宝,保本是永远不败的秘诀。

交易不是知识的学习,交易永远是修炼场,人性的一切弱点在这里暴露无遗。成功的交易者是技巧、心态和德行的统一,三者不可分离。

交易的最高境界是无我,无欲、无喜、无忧、无恐惧。成功的交易者总是张着两只眼,一只望着市场,一只永远望着自己。任何时候,最大的敌人,就是你自己。校正自己,永远比观察市场重要。

预测是个陷阱,一个美丽的陷阱,从本质上讲,预测从属于主观。一切必须由市场来决定,市场永远是客观的,不以交易者的主观来决定的。跟着市场行动,抛弃任何主观的东西,是成功交易者的前提。建立起你的交易系统,放弃预测,放弃恐惧,也放弃贪婪和欢喜,一切由你的交易系统决定出入市。机遇是留给肯下苦功,目光远大的人的;留给不受眼前行情起伏震荡,有完全思想准备的人的;留给有博大的胸襟气度和顽强的意志品质,优秀的人格魅力的人的。人们往往对简单的真理视而不见,因为他们觉得这是对他们智商的侮辱,难度越大的事情,人们往往乐此不疲,因为它具有足够的刺激和挑战性,而对于简单的方法,人们往往不屑一顾。

投机市场的游戏就是一个管理和控制风险的游戏,而不是追求利润的游戏,估计很多人不同意这样的看法,但这是我的理解,这使我很安全!盯住止损,止损是自己控制的;不考虑利润,因为利润是由市场控制的!

其实资本市场的实质就是资本再分配,最高的境界就是心态的较量。大多数人都要过战胜自己这一关,能尽快意识到自己的弱点才有可能少走弯路! 风险投资不全是赌博,但带有严重的此类的性质,玩的就是心态,赢时要放胆,输时要舍得放弃。

看对行情赚到钱没啥了不起,看对行情亏了钱还能不受影响接着下单才厉害。

自己不是输在盈利能力,而是死在亏损大了舍不得砍,老是幻想能挺回来。允许自己犯错并能控制自己的亏损应该是最终的目标。

战胜自己很难的,我觉得能明白自己的毛病想法去避开比较现实。只做自己有把握的行情,做单不用想的那么复杂,简单有效就行。

根据自身特点找到合适的方法,就能在市场活得长久,纪律和心态控制比技术提高更重要。 男儿在世,一诺掷地,自当溅血赴约,然投机市场,比拼的是放弃的技巧,似不宜过分执著为好。

任何时候忘记了去尊重市场,都会铸下大错。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采取什么样的战略战术才是长期成功的关键。

思考创造了人,多想想,想透澈点,盲从会死人的。 任何一种方法固定下来都能最终赢利,只是科学控制仓量的学问。久错必对,久对必错,取长去短,少取长活,不战则已,战则必胜。在有成绩后可以放弃,而在受到挫折后绝对不可放弃。 因为成功是最后一分钟来访的客人。(对做大趋势者犹为重要)

金融交易的全部----就是要有一套有效的价格趋势策略,加上良好的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机制。用“分散”而“持久”的手段,在投机市场上长期地占有概率优势,而不是孤注一掷。 既然是做趋势就不应该经常换短线来做,因为趋势和短线考虑的角度是不同的,手法也不一样。操作方法到一定程度要继续改善也是很难的,因为无论如何都有出错的概率存在。永远不要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永远不要承担过度的风险。只要你在入场前确定了自己能够承受得起的风险,从原则上来说那就是个好交易。

“计划你的交易,交易你的计划”,说起来很容易的一句话,但是你是否能够“交易你的计划”,却是最关键的一点,也是最难执行的。

一个前辈的交易十六条

一、 我永远坚信:无论过去、现在和未来,人类都不可能全然理解和把握证券市场的全部运行机理和内在逻辑,目前为止的古今中外所有的证券市场分析投资理论,都基本停留在瞎子摸象层次。市场的最基本功能之一,就是消灭所有企图战胜市场、挑战市场的天才或是怪物,因为假设出现、存在这样的“无敌怪兽”,市场的生态平衡将被破坏殆尽,并将整个市场体系变成一个黑洞,一堆废墟。谁也无法造出那个能够装“可融化万物的药水”的瓶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二、 证券市场无所谓规律、模式。我们虚构的无数规律、模式,无非只是我们拒绝承认自己对于这个复杂世界的无知的表现而已。任何一个时刻我们所面对的市场现实,在历史上都从来不曾出现过,在将来也永远不再会有。构成“此刻”、“当下”之市场现实的万千因素,永远变动不居。洞察市场的历史轨迹固然重要,因为总有大量的信息和知识沉淀储存于其中,然而,若以此而寻求所谓的模式抑或规律,却是缘木求鱼,刻舟求剑。采用各种最先进的数学统计技术,来寻找所谓的证券规律、模式,是通向破产之路的捷径之一。西方证券市场虽然已有四百年历史,然而比之无穷尽之未来,其历史上的各种模式、规律对于未来的适用性几乎为零;何况中国股市只有区区十二年!

三、 交易之道,虽曰非法,亦非非法。我无一法,但我有万法。只知否定而不知肯定、只知批判而不知建设、只知解构而不知重构者,也许不会输,但一定不能赢。瞎子摸象并不意味着象不存在。吸取所有中外古圣先贤今哲的智慧,然则应谨记“六经注我,而非我注六经”。曾有许多人都看到了、描绘了一部分市场藏宝图的图景,如果你能凑齐更多的碎片,也许你就能拼出那传说中的“藏宝图”的一部分。当然,必须谨记,您手上这张“藏宝图”碎片,也许又是狡猾的市场先生埋设的一处陷阱、机关。

四、 市场绝不可能被持久地精确预测,没有人可以把握市场的细节,亦无人可以永远成功操纵市场。超短线交易和对市场的的控盘操作的最终命运——失败,是先天注定的。控盘操作实际上是基于对于市场的“无常”的一种逃避行为,对于市场意志的一种“强暴”。无数机缘、偶然造就历史,更何况宇宙之内没有一个封闭系统,外界之干涉亦改变历史轨迹,而且市场内部任何一人,其自身之行为亦成市场结构变迁之一部分,试问六十余年前,日、德、苏、蒋、毛、汪等,谁可预知其自身十年后身处何境?同理,当今之世,下至坐拥百亿之机构,上至主掌中枢之政要,均无人可精确预言十年内之中国,包括证券市场。吾观今日众人对证券市场之分析,多有倒因为果,倒果为因之事,因果二字,颠倒股市众生。

五、 成功等于小的亏损和大的利润的多次累积。做到不大额亏损极其简单。以生存为第一原则,在出现妨碍这一原则的危险时,抛弃其他一切原则。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胜可知而不可为。交易之道,守不败之地,攻可胜之敌。知其雄,守其雌。惟有至阴至柔,方可纵横天下。要尊重随机性。当你正确时,将它视作上天对你的礼物,珍惜它,并将之很好地发挥,让利润飞奔,待之气竭而欲衰时方休,否则有愧天赐。但记住:上天不会永远偏心你一人。上善若水,不得存执着之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我对时,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我错时,众人膜拜时我自下神坛,对错自有市场分说。不可沽名钓誉、不可沾沾自喜。要心存感激之心,否则,你必定会象利物莫、尼德霍夫等无数“天才流星”一样被市场所弃。

六、 世上本无一个客观实在之所谓“趋势”,亦无所谓顶,无所谓底,又岂有何底可抄,有何顶可逃?历史即为永无停歇之Becoming,而非Being。既然历史永无终结,而“活在当下”,即为交易之要义。眼前之刹那有方向否?否。在任何一个刹那,一个瞬间,市场均为平衡。而在任何一个时期,一个时段,市场永无平衡。我之所谓“趋势”者,乃众缘和合而生。缘聚则生,缘散则灭,如此而已(缘:各种促使、生成趋势的大大小小、方方面面的因素,有内生缘,外生缘)。趋势来时,应之,随之;此趋势去而彼趋势来时,亦应之,再随之;无趋势时,观之,待之。

七、 资金管理之道,动则动于九天之上,藏则藏于九地之下。缓急之道极重要,如诸葛武侯用兵,进退有序。又有林彪四快一慢之法(林彪曾这样概括:“向敌前进要快、抓住敌人后进行准备工作要快、突破后扩张战果要快、敌人整个溃退了,离开了阵地,我们追击时要快。一慢是指什么时候慢,什么事情上要慢呢?是指总攻发动时间这一下要慢(但总攻开始以后就要快)。在这一问题上要沉住气,上级催骂,派通讯员左催右催,这就要沉着,反正我要准备好了才打。”)好运来时乘胜追击,厄运至时见死不救。无胜象不妄战,司马仲达胜武侯之处,不在智谋高超,在于知不战之妙用。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可已而用之,恬淡为上。我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八、 交易生涯的成功与否,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取决于你的健康状况、快乐幸福的家庭生活。永远不要在这二者上吝惜时间与金钱。以健康快乐地和你妻子活到150岁为目标,拒绝一切非分之想,那会毁掉你的一切。相信复利,假设你只有10万元资金,在不增加任何本金的情况下,以25%的年收益率递增,40年后这笔资金可增值到7523.16万元。邓小平和林彪的不同故事告诉我们,人生并不只是谋略之争,某种程度上也是时间和生命的竞争。

九、 君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对于技巧的培养、发现和超越,是所有对市场的认知和理念付诸实践的必经之途。所谓无招胜有招者,必已有无数招术烂熟于心在前。只有真正地掌握各种知识、工具、技术层面上的“艺”,才能对它进行解构、重构、萃取、融合,由“匠”而“师”,到达“艺术”的层次。许多善坐论剑道者,未必能拔剑杀人。平时静坐谈心性者,往往只能一死报君王。只有精于技巧并超越技巧,才能生存于这个市场。

十、 我认为,这是一个全息的世界,更是全息的证券市场。假如有一份报纸,名曰《大千世界日报》,这份报纸可以详细记录在地球上当天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如肯尼亚的一条河流发生水灾、布什在办公室里与格林斯潘讨论的全部内容、江西某工厂一车间出现生产事故、印度某传教士向一位女孩传教、陕西一农民今天收割一亩玉米、F4香港演唱会举行、黑龙江某偏僻农场里死了五头牛、广东张家两夫妇今晚吵架等等……事实上,不可能有这样的报纸,也不可能有能正确处理这些信息的超级计算机。即使有这样的报纸,对于所有这些事件的内在逻辑和非逻辑关系、影响的分析,也超乎人力所能为。无论在飓风来临以前或是来临以后,我们都不可能知道,到底哪只蝴蝶在何时、以何种连锁反应(里面牵涉的参数之多,我担保连巨型计算机都要犯愁)引来一场飓风。而所有这个地球上发生的一切小到蚂蚁打架,农民锄草之类的事情,都会通过无数种途径折射、反映到这个证券市场之中。我们既不可能掌握所有的事件,也不可能掌握所有这些事件的“信息”、“能量”传递到证券市场的时间、方式、数量。我认为我们应在这个全息的世界里,使用全息分析,从一切的历史、现实的信息中,去解读今天,解读市场。当然,这是一道连天才纳什也败下阵来的难题。在观察市场时,既用显微镜,也用望远镜。心存宇宙大千之景,眼观毫末纤细之变。一滴水中,也有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无非佛眼中一滴水。举轻若重,举重若轻,全息分析,谈何容易!

十一、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未退出市场之前,连续N年刷新历史增长纪录并不意味着你的正确,更不意味着你掌握了市场的真理。巴菲特也许只是那只能够在“打字机前随机地打出一部《莎士比亚全集》的大猩猩”。彼得.林奇也许确实只是很荒谬、很幸运地赢了市场,但是他在市场生涯的最辉煌处退出市场,显示了他的众所不及的人生智慧(近期据说索罗斯要重出江湖,我对他的未来表示担忧,祝他好运)。某种程度上讲,只要你不退出市场,交易之路,是一条必输的路,就象我认为人类历史的最终必定是人类文明的彻底毁灭一样。我们的努力,只是为了以一种更加满意的方式、更加满意的时机退出市场而已。

十二、 我是谁?我心里包含着无数个我,以恒河沙数喻亦不为过。宜经常反观、反省自身,左右互搏之道,并非金庸杜撰。吾日三省吾身,在超越自我的审视后,又必须得回到自身,否则,将灵魂出窍,死无定所。失败使人沮丧,然而成功更让人失去自我。

十三、 证券市场的历史仅区区数百年,且人类中的顶尖精英并非致于此道。在哲学、艺术、战争、科学、政治等领域,几千年来人类以最优秀的头脑和最多的资源投入其中。假如智慧可以打分,人类在战争领域可能已经达到85分,但在证券市场投资领域可能只达到20分。谁该向谁学,不言自明。三教九流、诸子百家,均有交易之道在其中。大量基金经理们采取智慧上的关门主义,令自己自绝于大市场,自绝于成功。记住:始终是智慧,而不是知识,给我们一根在市场的惊涛骇浪中的救命稻草。

十四、 谈谈所谓政策。政府可以做很多它想做的事,但政府和构成政府的每一个元素的本身都来自于社会,再以政策反过来作用于社会。政策的动机来自于社会各种利益的博弈,政策的思想源自于数千年来的文化历史意识和当前的社会思想、思潮的复杂作用。政策作用于社会后,受到社会的反作用,再影响它去制定新的政策。以数千年为经,以七大洲为纬,虽天机难测,然管中窥豹,亦可有所收获。20世纪以来,中国即为一部“上层建筑、思想意识牵引经济基础、社会基础,而这两大基础反过来又对于上层建筑、思想意识进行试错,不断提出修正之要求”的历史。如“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于是中国知识分子便去改造社会、经济,使之适应于“送”来的马列主义;又如80年代后大量西方的现代、后现代理论对于国内实践的影响。外国思想与中国国情、现代、后现代理论与半农业社会、“应该如此”与“事实如此”之间的互动、矛盾、冲突、妥协,为一百年来发展之主脉。在过去500年内和未来至少100年内,“现代化”就是“西方化”。

十五、 当今之中国究竟处于何时?位于何地?欲往何处?仍处于自康雍乾之伪盛世登峰造极之后,鸦片战争以来之“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西风、西学东渐为主旋律;处于亚洲——为世界主流文明、经济、社会日益“边缘化”之地,有坠入末等民族、万劫不复之忧,亦有跨入世界一等民族之望;中国欲回闭关锁国之封闭系统而稳定运行已断无退路,欲往现代文明之自由文明之开放系统又举步维艰。正如摸着石头过河,摸到河中间,发现已无路可回,而往对岸之路,似已无石可摸,稍一失足,即可能坠入深渊、旋涡之中。而上游之山洪正欲席卷而下,抬头天空密云欲雨,此即为当今中国所处之大局。然则虽千难万险,亦只有奋力前行,融入世界主流文明一途,否则,将可能成为又一个从地球上消失的古代文明古国。成就巴菲特的外部环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美国制度文化,以及二战后几十年的世界经济社会和美国国势的全面大发展。天时地利人和,投资中国证券市场的“天花板”已经比巴菲特低了一大半。对中国社会、中国经济、中国证券市场最乐观的估计,是台湾几十年来的发展道路。可堪与日本的发展历史相比的可能几乎没有,更遑论欧美。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

十六、 何谓价值?价格就是价值。无论马克思、格雷厄姆、巴菲特、彼得.林奇、莫顿、斯科尔斯,若其中有人想给出一个所谓的本质终极意义上的价值,均属邪见。价格绝不是围绕着一个所谓“客观”的“价值”上下跳动的波浪、卫星,因为那个所谓的“客观的”“价值”本不存在,价格即是价值。一只股票有一万个投资者,便对应着一万种各自不同的“效用”,而对于效用的各自所愿意付出代价的合力,即构成价格(价值)。


Copyright © 故城股票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