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股票交流群

​穷死!这个行业的企业正接二连三地死掉!

2021-01-21 06:42:51
那只蓝色的自行车也死了!

什么鬼?
打开小蓝单车的网页,主页已没人维护乱码了。而不久之前,主页还透着走高逼格用户体验路子的feel。时下,小蓝拖欠了70余家供货商资金达2亿元,遣散了高管员工、拖欠了2个月工资,并且用户押金难退。遭遇多重打击的小蓝单车,寿终正寝了。

好有feel
2017年3月,在北京盛大的发布会上,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创始人、CEO李刚奉献了自己的首秀。爱好骑行的他,离开美国回国创业,2014年面向高端用户创办主推中高端车型服务的“野兽骑行”。2016年10月,李刚踏上共享单车的风口,又创办了“小蓝单车”(bluegogo),11月正式运营。

妥妥的硅谷范儿
成立仅两个月后的2017年1月,小蓝单车获得了4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黑洞资本领投,智明星通跟投,估值10亿人民币。
看上去很多钱,是不是?然而,这个时候,共享单车届的两大头部霸主——摩拜和ofo(小黄车)分别完成了E轮融资。摩拜6月获得6亿美元的投资,ofo7月获得7亿美元的投资。与他们相比,小蓝的一轮融资只是一个乞丐的版本。
不但如此,3月份谈好的B轮融资迟迟不见钱,6月就传来宣告失败的消息,自此,小蓝单车的融资路就没有了动静。
在融资规模为10亿至10亿美元的情况下,小型蓝色自行车不仅在银行起步较晚,而且资金远远少于MOBIA和ofo。尽管如此,李钢的团队还是把小蓝带到了第二线自行车营的顶端。
众所周知,大部分创业企业开始都不赢利,靠的就是风投一轮一轮地输血,在此过程中迅速占领市场,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小蓝单车要从共享单车阵营中杀出血路,李刚走的是差异化精细化技术流的路子。
他们不计成本,在批量车型中尝试带导航的电子屏、碳纤维车身、无级调整、减震车座和三级变速等。正是这样的尝试,让一部分用户成了小蓝单车的忠粉。也让小蓝打入了共享单车第二阵营的首位。
然而商业社会的淘汰是残酷的。共享周期,这是重资产,利润模型不明确,进入新兴行业,门槛不高,基金渴望支持。汽车的制造、运行、推广和维护需要被烧毁。没有钱。很难走。与已经5轮融资的摩拜和ofo相比,才经历一轮融资的小蓝,终于倒下了。
共享自行车死亡史
在小蓝单车之前,悟空单车、町町单车、3Vbike都接二连三地出现资金问题而停业。因为是资本青睐的风口,共享单车领域从2016年起涌入了数十家单车平台玩家,市场竞争激烈。来得快也去得快,自今年6月起,倒闭接踵而至。
第一个共享单车的是悟空循环。
成立于重庆,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采用招募个人小商家众筹合伙人模式解决资金来源的悟空单车,没有好的供应链资源,使用机械锁易丢车,车子品质不佳,ofo进入重庆后推行免费骑,在这样多重打击下,合伙人小商户基于风险考虑不愿再投资,资金链一断,2017年6月,悟空单车轰然倒地,运营仅5个月。
偷来的3V自行车
同样是缺乏资金支持,2017年2月才正式上线的3Vbike,用筹集的六七十万元人民币造了1000多辆车,发力三线城市。原想差异化经营,不料基本被偷光。严重的损失使得3Vbike在四个月后宣布倒闭。它的来去匆匆更不曾给用户和媒体留下深刻的印象。
无资金输血下降马基马奇自行车
富二代丁伟在父母的支持下创建町町单车,立足南京,积累了15万用户。因为父母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无力继续给町町输血。一旦失去资金支持,盈利模式不明的共享单车,大多是支撑不下去的,此时就会出现押金难退、用户维权的情况。町町也不例外。
并不新鲜的故事——同样缺钱倒下的酷骑单车
推出“黑科技”和土豪金的酷骑单车,看上去金光闪闪,颇具技术流。然而,没有资本支持,市场持续传出押金难退的消息。一度差点杀入共享单车前三的酷骑单车内部工资难发,外部造车停产,高管接连离职,资金问题发酵,酷骑便黯然落幕了。
这次轮到蓝色小自行车了。

李刚的口号
CEO滞留海外,高管员工遣散,拖欠员工工资到过年,HR在朋友圈叫卖公司家具,未结货款的供应商上门讨债,现场撒冥币等。小蓝单车急转直下的境遇,让向竞争对手摩拜和ofo打出口号的李刚焦头烂额。
2016年底,共享单车的风口刮起劲风,没投上摩拜和ofo的投资机构都转而去投新入局的玩家。但是他们的钱与大投资机构相比杯水车薪。
在这个行业还在扩张铺货,占领市场和用户的时候,小蓝单车在2017年仅投放了70万辆,而摩拜和ofo均投放超过千万。
怀揣着美好理想和产品思维的李刚,没料到行业洗牌来的如此快!小蓝的CEO李刚说自己跑遍了投资机构、大企业,甚至传闻向摩拜和ofo求收购,均未果。
包括资本、供应链、用户共享在内的所有资源都在向总部移动。国内外金融环境趋紧,精明的投资人和投资机构,对于投钱这件事渐趋谨慎。谈好的合作也倾向于不到账。随着二线阵营一家一家的共享单车公司倒闭,似乎这个行业的洗牌和集中正在加速。
有人在分析小蓝死掉的原因时认为是CEO李刚战略失策,在抢市场铺货的初级阶段,想通过技术改进产品,赢得优势。可惜,这个行业已有两大巨头摩拜和ofo,后发者想要追赶,已非常困难,最终都将退出市场而告终。从这一点上看,小蓝死掉,既是必然亦不足为奇。
摩托和伊芙要去哪里?
看趋势,最终留下的摩拜和ofo会像滴滴、快的一样合并吗?
目前,摩拜是抗拒的。然而真正的话事人是背后的资本。ofo的投资人朱唬虎就曾公开放话,唯有两家合并才能盈利。
2015年,滴滴出行与快的打车、58同城与赶集网、携程与去哪儿网、美团与大众点评以及世纪佳缘与百合网等的合并案轰动一时。过去的两家对峙现在直接变成一家亲。资本的推动不可忽视。
(点击查看全局)
滴滴、快的大战正酣,2015年情人节,两家意外地宣布合并。2016年8月2日,滴滴与优步中国宣布正式合并。至今三大打车巨头合为一家,这背后有资本的考量。
与打车极相似的,目前还靠风投输血竞争的摩拜和ofo很有可能走向合并。要知道,ofo的投资人,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朱啸虎就曾参与了滴滴数轮融资,亲眼目睹依靠风投补贴的打车软件对擂的浪费和不合理。要专注于资本的回报和效率,并推动单一周期的合并,并非不可能。
2017年9月7日,北京交通委宣布将暂停投放共享单车新车,截至目前已有13城宣布“禁投令”。政策的降临预示着共享单车领域的野蛮生长抢市场夺用户的时代即将结束,老大老二通吃了市场风投的钱,占据跑道的最前沿。融资惨淡的跟随者们,或掂量着退出、或无奈地被逐出赛道。小蓝单车的出局只是一个最典型的代表。

Copyright © 故城股票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