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股票交流群

互联网养羊理财 是创新还是挂羊头卖狗肉?

2019-08-10 19:57:35

  有投资者最近向野马财经表示,一种创新的理财方式——养羊理财蕴含风险。

  
  互联网养羊理财平台——“养羊啦”的宣传画风是这样的:
  
目前,网上养羊的方式主要有两种:
  
  其一,农场公司有一个互联网平台部门,负责宣传和筹集资金。,他们的盈利模式是和投资人一样,都是从养羊中获利,这类模式的代表就是如上述的理财平台“养羊啦”,背后的运营公司是云南鸿辉种养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辉牧业)。
  
  
  另一种是纯中介平台,他们负责找牧场还有投资人,算是牵线搭桥的媒人,这种盈利模式是牧场偿付信息服务费,代表平台是众牧宝,也就是改名前的e牧宝。
  
  有投资人认为,这种投资收益相对合理;而畜牧行业的专业人士却向野马财经表示,背后的风险不可不防。
  
畜牧业自身的产业风险
  
  野马财经接触的几位互金业内人士,均未能对互联网养羊模式范畴进行判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养羊本质是建立投资人与牧场的债权债务关系,这和P2P平台推出的“债权”类项目有点相似,而养羊啦运营总监林均强曾表示这种模式就是实物众筹。
  
  而北京中关村众筹联盟副理事长黄超达表示,这种模式其实是实物收益权众筹模式。
  
那么这种模式是如何工作的呢?
  
  以养羊啦这个平台为例:
  
  投资者与鸿辉牧业签订联合养殖合同,联合养殖的产品则是由鸿辉牧业专营牧场饲养的育肥羊和奶山羊,1000元/只的育肥羊联合养殖期限四个月,年化收益14%,6000元/只的奶山羊联合养殖期限六个月,年化收益15.67%。
  
  与P2P的不同在于,养羊啦并不单纯是信息中介平台,并不赚取差价,客户直连鸿辉牧业,养羊啦只是为鸿辉牧业的线上联合养殖提供一系列服务。养羊啦由鸿辉牧业互联网事业部负责运营,它实际上也属于鸿辉牧业的一个部门。
  
洪辉畜牧业宣传资料称,公司从山羊养殖业开始,已将其业务扩展到整个山羊产业链,公司拥有72个大型养殖场,山羊数量达9万只。
  
  鸿辉牧业还为每只山羊购买养殖险,由此保证每个客户的本金安全,养羊啦平台给了参与到联合养殖客户的一个形象的称呼——“牧羊人”。
  
  至于为每只山羊购买养殖险,畜牧养殖专业人士王刚表示,对于畜牧场来说,每天都有死亡牲畜,对于每头每只来说,保险赔付的并不多。不过,大企业上保险是划算的,企业规模大,损失均摊后不明显,但是对小企业来说,保险公司赔付少,有时弥补不了成本的。
  
这些宣传显然对投资者有吸引力。一位投资者说,一只羊苗1000元,卖出6000元,目前四个月的生长期,根据市价,毛利在200元-300元之间,分配给投资者50元,觉得有道理,回报不太高,还是可靠的。
  
  
(公司养殖场一角)
  
  这类公司能吸引投资人还在于知名度和影响力。王刚表示,其实在这个行业里,很多企业都在做这样的模式,但真正能做起来,还是那些能背书的大公司。
  
洪辉畜牧业也在其网站上重点强调了这一优势,如“肉羊标准化示范场”(该牌匾被列为“国家农业部”发布);“国家改良种子补贴(繁育公羊)定点供应农场”(该牌匾由“云南农业部”发行)等,满是满墙的金牌,如“肉羊标准化示范场”(该牌匾由“云南农业部”发行)等。
  
  
  (图片为该公司荣誉墙)
  
  野马财经就以上这些展示的荣誉及公司的运作模式向鸿辉牧业进行求证,对方表示,公司每年可以从政府拿到数百万的补贴,平台通过卖羊肉、羊奶、羊粪等获益,对投资人保本付息。
  
  然而,王刚表示,俗话说,“家钱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其中的风险还是不得不防。
  
  鸿辉牧业全称为建水县鸿辉种养殖产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75万元人民币。有两位股东,第一大股东为陈正芳,出资345万元;二股东为建水县有缘食品有限公司。旗下有“养羊啦”等4个注册商标。
  
  
(以上企业信息来自天眼查)模式本身是悖论
  
  互联网养羊与P2P平台推出的“债权”类项目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债权组合”产品是把钱分散了借给好多人,通过分散债务人来均摊风险;而“互联网养羊”定向借给一家或几家牧场,它的风险控制主要是通过对这一家或几家牧场的经营风险管控来达成,几乎类似于企业的债权融资。因此,对于众牧宝这样的纯中介平台来说,牧场选择很关键。
  
  这里面的风险正如消费金融中,对于B端的把控非常重要。一如前段时间,开办了近10年的环球美联英语培训机构“人去楼空”,老板跑路失联,在宜信普惠、百度有钱花贷款的学员们还要继续偿还剩余贷款。
  
  王刚说,畜牧业的门槛低,在这行业推行这样理财方式,存在悖论,一方面规模大的企业才有信誉做这件事,而大的企业自己有钱就可以做,甚至能从银行拿到成本更低的钱,为什么还要担风险拿投资人的钱呢?
  
  小的平台想要发展,需要钱来扩大规模,但是小平台的风险抵抗力比较差。王刚举例说,前几年猪价下跌,中小平台亏损严重,连饲料钱都拿不出来,一些参与类似模式的投资人争相到牧场挤兑,最后还打了养殖场的人。
  
显然,如果小农场没有达到一定的规模,土地等资源就已经有限,扩大生产的基本条件也就没有了。如果需要这么小的牧场,如果他们拿了钱,就有可能买不到羊苗。更明显的是,如果羊肉卖不出去,我能还多少钱?
  
然而,投资者无法面对牧场,所有这些都来自第三方。
  
  第三方平台通过互联网,向投资人提供牧场的信息和建立金钱通路,第三方值不值得信任就成了关键问题。
  
  
(这是所有牧区珍品的运作模式,从其官方网站)
  
  众牧宝CEO哈子良对野马财经表示,投资者投资后,全流程透明,线上会有直播视频,而线下会内控跟踪。一系列的风控措施保证安全。
  
  不过,另一位投资人天天看视频,却表示怀疑。她认为,每天企业放出的录像都相似,感觉所谓的全天监控并不是真的。
  
  对于更多问题,哈子良没有回复。而对于这种模式来说,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标准化。目前还没有行业运作的范例,边界也不清晰,因此,更没有自律可言,正如王刚所言,出发点也许都是好的,但是利用畜牧业理财来说,还有许多暗箱操作的空间,投资人可能并不知道牧场真正拿钱做了什么。
  
所以,也许你在视频中看到的羊不是你所购买的,也不是你每天所看到的,所以当你卖掉它时,不要太伤心了。

Copyright © 故城股票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