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股票交流群

需要更多一线城市 北京可能会出七环八环

2019-09-10 17:48:08

本文是对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姚玉东在新华社“过去一年的供应侧结构改革”中的采访。

中国需要更多的“一线城市”

问:城市化的发展促进了房价的上涨?

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姚玉东:许多人认为一线城市的房地产是一种安全资产,如果市中心的房价不受限制,房价的上涨可能会失控。现在北京有六环,可能有七环,八环,价格是无法想象的。如果人口需要限制在2000万左右,购买限制就会到位,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前线,这也可以防止房地产泡沫。否则,如果放宽购房限制,拥有3000万人口的北京不知道未来中部地区房价会上涨多少,房地产泡沫的风险也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因此,我们至少需要更多的“一线城市”为14亿人提供公共产品,同时限制购买,但也需要指导和供应,特别是对年轻人。

对于三四线城市,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促进库存的清除。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应注意“城市对城市的政策”。一、二线城市供给不足,应加大供给,三、四线城市应进一步去整合,调整结构。

问:你对房地产市场的非库存有什么建议?

姚玉东:要盘点,我们要考虑两个方面,一线城市房屋作为一种公共产品,有供应不足的问题。那么,一线城市如何入市呢?事实上,没有足够的存货。但创业、就业机会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所以没有办法.因此,除了北、上、宽、深、杭、西南成都和重庆外,还需要建设新的一线城市。

问:你能预测明年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将如何运作吗?

姚玉东:目前财政货币政策到位,操作也更加准确。但财政政策能更加积极吗?目前,我国政府债务比率低于60%,赤字不超过3%,这在全球范围内并不严重。一线城市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国务院已经批准了八纵横八列高速铁路需要大量资金,我们也面临着资产不足,安全资产也不足的问题,所以明年的财政可以更加活跃。

供方结构改革不能反对适度扩大总需求。这是一个,特别是财政政策。我们应该敢于利用空间。

问:如何平衡市场化和行政手段?

姚玉东:以生产能力的淘汰为例。令人欣慰的是,PPI连续54个月持续下跌,但煤炭和钢铁价格也出现了上涨,发改委不得不进行干预。因此,要消除生产能力,必须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的手段,但行政手段是必要的,但它只是一种补充手段。

没有“长钱”,你就无法获得杠杆。

问:如何分析“去杠杆化”的进程?

姚玉东:坦白说,短期内去杠杆化是很困难的。我们只能控制杠杆。去杠杆化是一项长期的任务,而不是现在可以完成的任务。我们的整体宏观杠杆率仍在上升,但至少现在M2(广义货币)的增长率在11月份已经回落到11.6%,从某种意义上说,杠杆率已经放缓,表明杠杆控制已经奏效。

中国人民银行宣布的贷款利率主要是LPR,2015年为5.3%,目前为4.3%,这并不容易,影响很大。

同时,国务院同意召开由发改委领导的部际联席会议,这也是非常令人欣慰的。去杠杆化不是某个部门可以做的事情,而是跨部门的协调;最近启动的债转股试点,这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去杠杆化措施;以及一些僵尸企业采取措施清理市场。

问:你对去杠杆化有什么建议?

姚玉东:高杠杆率和高储蓄率是通过金融系统直接联系和转化的,所以关键是要改变金融体系,向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迈进,这是中国人民银行主席周小川长期以来提出的,我们已经这样做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国国内债券市场接近人民币50万亿元,这是一件大事,但无论是贷款还是债券,债券都是举债的。因此,关键是要加强股权融资,如风险投资、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等。股权融资是向实体经济注入资金,而这种渠道并不畅通,主要是缺乏“多头资金”。

问:如何解决“长钱”问题?

姚玉东:我们需要高储蓄率和股权融资。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由三大支柱组成: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和个人储蓄养老保险。

培养“长钱”的关键在于养老的第三根支柱。是个私人账户。那你需要做什么?我建议实行税制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进个税改革。该草案已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我认为把个人所得税的扣减与第三支柱结合起来是很重要的。

“长钱”到哪里去了?投资蓝筹股、基础设施、资本市场做得不错,企业在实体经济中可以获得更多资本,养老金收入也更好。因此,没有“长钱”就没有杠杆。没有机制的保护,杠杆只能是“控制”,而不是“去”。

问:你认为个人税制改革的具体途径是什么?

姚玉东:目前,我国个人所得税45%的边际税率偏高。如果可以减省8%(包括第七批个人税),那麽这笔钱又到哪里去了呢?它可以用作个人账户,即为老年人提供服务的第三个支柱的个人账户,然后由保险、公共发行和私人股本等专业机构分配,至少有8万亿美元可获得股权融资。

中小型银行是经济的“致命弱点”。

问:“降低成本”的进展如何?

姚玉东:“营改增”是一项重要的成本削减措施,为企业减轻了约8000~1万亿元的税负。

问:中共中央政治局今年7月26日的会议首次提出了减轻宏观税收负担的建议。在此之前,更多的关注是结构性减税。我们如何了解这方案的改变呢?

姚玉东:虽然我国宏观税负只有20%左右,但在全球范围内并不高,但这只是一个狭义的税收意识。如果从广义上看税负,即再加上土地流转资金、社会保险、住房基金等,其实税负相对较高。因此,仍然有很大的空间来降低成本。

问:在“降低成本”和“补充董事会”方面,需要推进哪些工作?

姚玉东:我们长期以来忽视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型银行。中国有4000多家中小型银行,就像经济巨人的致命弱点。这是最脆弱但又如此重要的。

中小型银行直接服务于4000万家中小企业,相当于每家银行平均1万家中小企业,贡献了约60%的税收,而且大部分就业来自中小型企业。一旦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出现问题,就会直接转嫁到中小型银行.因此,中小银行是最平易近人、最能承担风险的银行,是降低成本的核心环节之一。降低成本必须确保中小型银行的健康、稳健和长期发展。

一方面,采取具体措施,允许更多中小型银行上市,另一方面,中小企业银行本身规模太大,不能倒闭,但也要注意中小银行家和银行家的精神。

小股东没有“适时退出”的能力。

问:“补短板”的重要渠道是什么?

姚玉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缺陷板是包容性金融。中国的包容性金融在世界上仍然很好,我认为财富管理是很重要的。目前,我国公开发行、私募股权等理财产品的规模约为60万亿元,接近GDP总额。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美国和日本的金融市场一般都是国内生产总值的两三倍。根据这一标准,我国财富管理市场未来增长空间巨大,需要尽快弥补这一不足。

问:“短板”的缺点是什么?

姚玉东:在弥补不足方面,我认为在养老和医疗方面没有任何进展,也没有探索出更好的商业模式。那些真正做养老工作的企业正在亏损,因为老年人也需要生动活泼的土地,但生机勃勃的土地成本高,负担不起,如果真的按照“招挂”模式一定是亏损的话,那么在未来看PPP模式能否探索一种共建模式,让地方政府盈利,这样养老金也能赚到钱。

没有比这更好的医疗服务商业模式了,比如从日本进口的厕所。我们的一些产品没有得到足够的精炼,“补充”仍然是非常重要的。

问:在绝大多数老百姓的理财观念中,只不过是炒股、炒楼、银行财务管理等而已。你认为在股票投机中人们应该注意什么?

姚玉东:我现在大成基金工作,我对这个行业有一些了解。我认为普通人适合炒股。我认为我们应该这样看:我们说股票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要谨慎,现代金融有一个新的观点,即一般人都可以选择“时机”来购买,即买股票是任选的,关键是他们不能退出股票市场,也没有能力止损。对于普通股东来说,所选股票可能是一只好股票,但一旦股票波动无法卖出,就没有办法及时停止亏损。

问: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的出台,对P2P经济的悲观情绪层出不穷。由于普通人现在更担心的是投资P2P,你在这方面有什么建议呢?

姚玉东:不要把这件事搞两极化。去年P2P非常热门。就像今年街上的老鼠一样。这不合适。我们仍然要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我对P2P的商业模式有信心。这个行业曾经有成千上万的企业,现在P2P已经跑掉了一部分,运营亏损掉了一部分,有300多家,这些都应该是好生意。

互联网金融是大规模创业和创新的重要补充。它本身就是信息技术,人们也得到了很多好处。

这个行业还需要规范发展,今年的整顿还比较准确、谨慎,从长远来看鼓励、规范、让好人留下来,整个监管政策是“善意、准确”的,当然,退出不一定是坏人,可能是企业失败,那就是让好人留下来。今后,那些通过银监会“13禁”标准的人仍然值得信赖。

<银行职员透露,逾期的记录也可以批准,只要你这样做。注意微信账户的方台123,回复“方法”立即学会。

Copyright © 故城股票交流群@2017